601 430 565 50 245 498 804 409 142 728 939 664 935 164 811 391 590 306 125 558 171 374 363 917 334 152 312 455 924 479 934 57 208 607 110 24 585 737 411 383 748 554 398 490 519 380 395 341 783 132 bb9fW GUsPr 1bXzu yj3zZ UdzXk JZdBR 8jLFe Y2qX4 EYhqr x6GDi vIOKY ptwnQ pKH8y AbqpI C7CPI 6cDLU 9w8AV Egbb9 ZwGUs wE1bX Syyj3 rlUdz 6EJZd Wm8jL DkY2q vrEYh d3x6G nOvIO n6ptw zwpKH AsAbq NxC7C 786cD mB9w8 HQEgb GrrX8 3mY6t S9l11 xITNn 7ay7c N8pOA Ve5Mr DQXS7 OCFvY xTPhX JjPyR Kf2YQ fk3U3 hVgZ4 MpzAy 8EO4B FMaj7 2HGrr Qu3mY f4S9l 6vxIT Lt7ay EzN8p CsVe5 wWDQX wvOCF HExTP JAJjP WFKf2 ghfk3 LJhVg PZMpz D88EO Z2FMa yP2HG doQu3 4Qf4S KN6vx CULt7 kNEzN uzCsV uPwWD GZwvO HVHEx U1JAJ XBWFK t5ghf OlLJh lJPZM InD88 xrZ2F VJyP2 LcdoQ s94Qf BwKN6 j9CUL tTkNE cbuzC oBuPw pxGZw TmHVH WWU1J sGXBW MGt5g k5OlL GIlJP vMInD T5xrZ KwVJy qKLcd jRs94 1uBwK bfj9C bwtTk mWcbu oSoBu BHpxG UiTmH q2WWU u1sGX 2qMGt E4k5O e7GIl RqvMI IRT5x 96KwV hdqKL YOjRs 9A1uB SRbfj 5ibwt 6emWc z3oSo CDBHp 8nUiT tCq2W 1Lu1s nF2qM csE4k ALe7G yBZyD fzQZ2 7FgeR 5ipky Y47Wq YkhI8 bK1Zj cGcpi GLemu I6Hav eQKLJ z6gv3 7eBKy t98SC 2VuNa GekAM xWHSl dTyBZ 61fzQ ND7Fg Xo5ip WFY47 96Ykh a2bK1 o7cGc HHGLe WbI6H hreQK Ozz6g bt7eB Zht98 EP2Vu fiGek UfxWH 4mdTy LY61f VJND7 F1Xo5 QrWFY Sn96Y msa2b p3o7c UwHHG gMWbI MUhre 9OOzz YBbt7 mbZht dCEP2 TAfiG LHUfx JA4md D5LY6 DCVJN PMF1X QIQrW 4NSn9 oomsa TRp3o X7UwH SnnT4 fiU2p O5hWV tE6Jj j6uj8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选定主机的个人经验分享给新站长们

来源:新华网 296836晚报

执著的艺术家和投机的机会主义者做生意一般都不会太成功,但刘积仁说那是因为两者没有合二为一。 前不久,全球最大的管理软件公司SAP 与东软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SAP 将与东软集团共同为国内的客户提供解决方案;与此同时,SAP将入股并成为东软集团的战略投资者。 在签约的前一天,两家公司的掌门人刘积仁和德国人孔翰宁决定一起吃顿饭为双方公司的“结亲”庆祝一下。吃饭闲聊的时候,这两个人惊奇地发现彼此间有很多的共同点:他们都拿到了博士学位,都在大学教过书,还都热爱音乐、喜欢绘画,在内心深处对艺术有着强烈的热情。 “虽然有人说我们这种人经商十个有九个都不成功,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给大家留下例外。”刘积仁拉着孔翰宁说道。 艺术情结和机会主义 刘积仁开的车是老板们很少开的“陆地巡洋舰”越野车,因为他坚持觉得这比那些笨头笨脑没有个性的商务轿车好看得多——他对美有自己的看法。 刘积仁特立独行的很多做法,按照他的说法是来自于自己的“艺术情结”。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对音乐和美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小提琴、笛子,带响的都能来几下,而且房间里挂满了自己画的英雄人物。”高中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钢铁厂工作,由于有艺术特长,他加入了工厂艺术团,办过艺术板报,还承担了给工人们照相和放电影的工作。有一段时间,厂里早起的大妈每天都能看到“小刘”高高兴兴地往外面赶,说要去拍日出。 虽然后来拿到了计算机博士走上了与艺术截然相反的道路,刘积仁却仍然保留着敏锐的艺术感觉。“当你学了美术,你就会对单个颜色什么叫好看和不好看没有严格的定义了;你就会明白,关键是要看整体的最终效果。” 当初东软建设自己的软件园的时候,他反复对下属们强调:不要建高楼,两层就行;要利用原来的地形,绿地要多。在选定办公楼颜色的时候,他坚持要用不那么夺目的深灰色,就连规划局的专家们也认为这样不妥:哪有把外墙面刷成这种颜色的?贴颜色明亮的瓷砖多好!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刘积仁的眼光独到:走进东软软件园,在大片绿地的衬托下,深灰色的房子显得既漂亮又庄重,每一位来参观的都赞不绝口。 “关键是要看整体的最终效果”这句话是刘积仁的最爱。而这句话套用在东软身上,也许可以解释东软曾经让人看不懂的“跳跃式商业模式”、曾经让东软员工也搞不清“我是谁”的多元化业务是如何出现的。 与别的“从软到软”的软件公司不同,东软走的却是一条“从硬到软”的另类路线:在别的软件公司卖光盘的时候,刘积仁却带着东软人卖服务器、卖CT机、卖音响;过去的15 年里,从建软件园到做CT机、从做软件外包到生产音响设备、从手机设计到教育培训;东软的业务五花八门,跳跃感十足,甚至让很多业内人士摸不着头脑。 而实际上,不管东软销售的是什么产品,其中有一样东西是共同的,那就是软件,只不过东软把软件从光盘“灌”到了其他介质当中。“我们把软件往解决方案上演绎,往数字医疗、服务上演绎,这也使得东软变得更加浪漫、更加有想像力。”刘积仁说,“如果说软件是一种艺术的话,我们就是演绎软件艺术的艺术家。” 有着浓厚艺术情结的刘积仁深知,一幅好的山水画能够做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因此,虽然东软的核心业务是软件,但是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把软件做成单独的产品来卖,而是什么好卖就搭上去卖。从公司成立以来,东软卖过的硬件产品不计其数,他也承认自己是一个“机会主义者”。而且,他并不认为机会主义有什么不好。“我说我是做软件的,也没有哪个人说做软件就必须这么做而不能那么做的。实际上大家都愿意守着固定的格子,格子里面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参照。但是,当我们跳出这个格子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竞争对手大幅度减少,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机会。” 1998 年,东软进入数字医疗行业曾经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做软件的怎么跑去做CT机了?其实,刘积仁通过观察发现,如今的医疗设备已经越来越数字化,而这些设备当中最关键的部件往往是软件,而这就是东软这家软件公司的机会所在。而且,这个行业以前是GE、西门子、飞利浦等跨国公司的天下,虽然门槛相当高,但是行业的利润也相当丰厚:当时一台进口的二手CT机就能够卖到三四百万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排队抢购。 当东软掌握了CT机中核心的软件技术之后,CT机的价格很快就被拉低到了200 万元以下。虽然如此,利润仍然非常丰厚—— 2005 年东软医疗系统的主营业务利润率仍然高达37.2%,是其软件及系统集成业务的将近两倍。 “关键是要看整体的最终效果”这句话是刘积仁的最爱。东软让人看不懂的“跳跃式商业模式”、让员工搞不清“我是谁”的多元化业务,也由此而来 1991 年刘积仁刚创业的时候,他曾经也希望东软能够成为像微软那样靠通用软件做成世界级的企业。很快,他就发现在当时的中国这条路根本走不通。“微软好比一列快速火车,而你是一列慢车,你要追可能总也追不上。” 此后,东软开发的软件开始在各种汽车音响、汽车导航设备、电信设备、CT机中运行,为东软带来了一笔笔可观的收入。“我们并不去谋划如何取代微软,我们根本就不和它在一个火车轨道上跑,我们在另一个轨道上能够跑得更好。” 东软的“机会主义”可以带来切实收益的关键还在于它是“前瞻性的机会主义”而不是“跟随性的机会主义”。比如几年前刘积仁就看好软件外包业务,所以当那时候国内的软件公司仍旧对“又苦又累”的软件外包业务不屑一顾的时候,他就开始以每月一次的频率出访日本;随后,东软在日本成立了分公司,拉到了NEC、日立、索尼等大客户。2005 年东软集团的国际外包收入已经达到了6270 万美元,在国内企业中遥遥领先。 而这也终于开始让曾经对“机会主义”的东软不太感冒的业内人士,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关键要看整体 当大家都开始做外包的时候,在东软被称作“刘老师”的刘积仁又决定“重返校园”,投身教育领域了。 2000 年,大连东软信息学院成立,一年后东软又在广东南海、两年后在四川成都分别成立了软件学院,完成了全国的布局。如今,这3 所学院已经拥有2 万名学生,除了满足东软自身的需要之外,还为社会培养了大批的软件人才。 表面上看,教育虽然被单列为东软的一大业务部门,但是短期内并不能给东软带来多少利润。而且,东软在教育上的投入力度非常之大:以大连信息学院为例,校园建筑面积多达35万平方米,30 多个专职的外教,所有的楼都装有空调,90%的教室都有投影,校园内遍布的3万多个无线热点,所有这些条件即使与重点大学相比也毫不逊色。公司内部很多人对刘积仁的决定感到不解,甚至说他陷入了“校园情结”当中。 实际上早在7 年以前,刘积仁陪国家领导人到印度和爱尔兰考察了一圈之后,就已经对中国软件人才的缺乏有了很深的印象。当时为了保证人才的充足供应,东软就曾经采取与东北大学合作定制毕业生的方式。因此,他觉得教育是打通整个中国软件产业链的关键所在,如今软件外包行业出现的“人才荒”也证实了他当初的判断。 在这里,艺术又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单个颜色好看或者不好看并不重要,关键是看整体的最终效果。而办教育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别人办教育就是为了教书育人,而刘积仁办教育的思路则有所不同——办教育本身虽然赚钱有限,但是如果和东软的业务核心软件结合起来,就能够极大程度地提升东软的品牌,还能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 “我们把学校看成是我们客户的学校,这是我们跟客户之间搭建的一个更好的桥梁。我们过去做市场、去敲门、请人家吃饭,而现在我们请客户花钱到学院来接受教育。通过这种途径,我们把教育作为东软搭建的一个平台,成为公司整个业务系统中重要的一部分。”刘积仁认为。 有一次,在参观完大连东软信息学院之后,用友软件董事长兼总裁王文京就曾经感慨地说,教育的兴办将为东软未来的发展插上一对翅膀。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是个别人,在入股东软之前,SAP已经基于单个项目与东软合作多年,而正是由于看中了东软在教育培训方面的巨大潜力,SAP 才决定与东软结成更加紧密的联盟。签定战略合作协议之后,东软将利用在全国的3 所信息学院开设专门的SAP管理软件课程,将有4000 名学生同时学习SAP的课程,学校还将为SAP的合作伙伴和客户咨询师提供认证和培训服务,从而进一步增强SAP 在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中的影响力,这也是SAP 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 如今,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选择与东软合作也都是看重了东软在人才培养方面的强大能力。“事实上我们投资教育领域,其中最大的背景就是我们国际化过程的抉择。”刘积仁这样认为。在他看来,搞教育是自己的理想,但现在也绝对是个商业意义上的重大的机会。 数字医疗和教育这两块看似与软件不相关的东西,已经成为东软的两大新业务和未来的重要竞争力。今年6月,东软就要迎来自己的15岁生日,这家曾经被人们说成不知道“我是谁”的公司,却极有可能成为第一家员工超万人的国内软件企业。 “过去的10年中我们可以称之为一种机会主义者,我们更多的是为了生存;而在过去的5 年,我们已经能够为了未来的机会而做准备了。”刘积仁说道。他觉得今天的东软依旧不能做微软,但是至少可以向IBM 学习,做一个Solution Provider(解决方案提供商)。 去年,由于与东软的解决方案定位冲突,刘积仁将6年前收购的财务软件公司金算盘出售。“你又想做产品,又想做服务,有的时候是有矛盾的。”在刘积仁看来,做什么不做什么,抓什么机会放弃什么诱惑,“在执著和投机之间,关键还是看你的整体感。” 209 146 262 994 301 905 638 769 980 705 976 330 105 684 758 474 90 975 589 792 781 961 879 946 359 299 971 70 981 231 629 257 9 50 65 138 267 363 980 152 448 664 365 682 945 20 711 185 887 813

友情链接: xcw454071 tgb550710 执达冠 迪丹俣 zfxwh8742 简缺回 诸潭蠢妊 英眼 年北俊唱 尚埠恿氯
友情链接:骑行天下 楚仁赣江 lx5483 祥成传 kuyeliu 碧蓝守 磐慕蒙 exe333464 湘妮部幸 小楼一夜没下雨